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第九十二章 不找了(書號:219491

第九十二章 不找了

作者:一語流年
    這樣就不會發生眼前的事,日后公主也不會為了,知道他是薄情寡義之人,而傷心了。

    如果公主知道了此事,她該是多么的痛心。

    老者倒是沒有再猶豫,一臉的高興,這買琴的公子,怕是與這姑娘淵源頗深啊!

    “那公子打算何時來取琴?”任誰都不可能把這么多黃金帶在身上,言下之意是問他何時能夠付錢。

    南宮夜冥剛要說話,一直處在震驚中的初雪終于回過神,散發出冷漠,說了聲,且慢。

    “公子如若不是真心喜歡這把琴,花這么多黃金買下,只是要贈與小女子的話,那大可不必,萍水相逢,小女子受不起這般貴重的禮。”

    初雪此刻防備的對南宮夜冥說出這一番話,他這樣一擲千金,要說他沒有什么企圖,怎么可能。

    南宮夜冥怎么會猜不出她的想法,企圖嗎?還真有,他這一生怕是只有這一個企圖了,不過想要她回到他身邊而已。

    她既喜歡這琴,無論如何也都會給她,既是她想要的,區區幾千萬兩黃金,又算什么,她從來都不是可以用這些身外物來衡量的。

    “姑娘忘了?昨天是你救的我,這琴就算報答姑娘的救命之恩了,還是姑娘覺得,一條人命還不值這些黃金嗎?”

    夕兒聽到這,再也聽不下去了,冷笑一聲,哭著跑了出去,冷月想要去追,可是又不放心主子一人在這。

    南宮夜冥絲毫沒有理會,只是一直看著她的眼睛,他在試探,她到底是真的不記得,還是不想與他相認。

    初雪被他堵的啞口無言,沒想到這個男人說話這般滴水不露,叫她無法反駁。

    如果繼續阻攔,那就代表承認他的命不值這些黃金,但是坦然收下也是萬萬不能的。

    “公子嚴重了,昨晚相救,不過是舉手之勞,更不圖什么回報,公子也請不必放在心上,這謝太過貴重,小女子當真受不起。”

    南宮夜冥失望了,她的眼神中滿是陌生,沒有一絲異樣,更沒有多余的情愫摻雜,平平無波。

    舉手之勞嗎?昨夜與當年,多么的相似,還有這么多年的種種,如果不是她多次‘舉手之勞’,他南宮夜冥如何能好端端的站在她面前。

    這樣的她,叫南宮夜冥怎么能放開,恐怕這一輩子都不能了。

    “姑娘既喜歡這琴,安心收下便是,這些黃金對我來說不算什么,我這個人向來不喜歡欠人恩情,更何況是救命之恩。”

    說完,南宮夜冥不再同她交談,只是不想聽她再拒絕。轉頭對冷月說,給錢。

    他們這次出來本就做好了長期的準備,身上帶的銀票即使不能全部付清,但是作為定金綽綽有余。

    余下的,同這老者去一趟萬通錢莊也就都解決了。

    誰知冷月憋了半天沒說話,冷不丁的來一句,沒錢!

    他心里也是氣了半天,從夕兒跑了開始就一直憋著,主子對鐘離公主的心他再清楚不過,他是真不知道主子哪根筋搭錯了。

    南宮夜冥聽后,一挑眉,看了他一眼,忽然笑了,敢情他南宮夜冥花的是他冷月的錢了?

    他們還真是,長能耐了啊!

    冷月一激靈,以為主子生氣了,即使萬般不愿意,也還是掏出銀票,交到老者手里,錢是主子的,主子做什么他都無權置喙。

    南宮夜冥撫了撫額頭,這個冷月啊!沒有再吩咐他,而是叫風明同伙計去了錢莊,而他直接帶著冷月走了。

    初雪見他走了,她也要走,并沒有絲毫帶走琴的意圖。

    誰知剛走兩步,老者就攔了上來,讓她把琴帶走。

    錢不是她給的,她明確表示,這琴不屬于她。老者有些為難的看著她,錢已結清,這琴就更不屬于他了啊!

    初雪不管怎么說,老者就是不讓離開,大有一種她不把琴帶走,就別想離開的勢頭。

    初雪很是無奈,僵在原地。葉檀嘆了口氣,說了一句帶走吧,如果不想要去還給他也就是了。

    初雪不知道他是誰,他葉檀卻清楚,更清楚他的意圖,今日看他的種種表現,就知道,終究還是沒有瞞過他。

    該來的,終究還是來了,只不過沒想到會這么快。

    葉檀神色復雜的看著初雪的側臉,不知在她沒有了記憶的情況下,這一次,她會如何選擇。

    初雪為難的聽了葉檀的話,帶著琴離開,沒有回相府,而是直接奔南宮夜冥所在的客棧而去。

    可是到了客棧,掌柜的卻告訴她,那幾個人早就已經走了。

    初雪看著懷里的琴,不知該怎么辦了,最終不得已還是帶回了相府。

    南宮夜冥站在角落,看著她離去的背影,勾起嘴角。

    他太了解她了,就知道她會送回來,所以一回來就已經交代過掌柜的,她自然無功而返。

    回到房間,南宮夜冥交代冷月去查她的身份,冷月沒有動,表情更是一直別扭著。

    冷月一回來就去看過夕兒,夕兒在自己的房間里哭的稀里嘩啦,冷月看著格外的心疼,主子竟然到現在,還要讓他查那個女人,他怎么會去。

    “主子,我們還找涼音公主嗎?”冷月問南宮夜冥,故意提醒他,他們這次出來是做什么的。

    南宮夜冥怎么會不知道冷月的小心思,今日心情不錯,看著冷月這樣別扭著,起了想逗逗他的心思。

    “不找了,以后都不許再提起這個名字。去,查她的身份。”

    他剛說完,夕兒就紅著眼睛,猛的推門而入,看著南宮夜冥的眼神里,全是憤恨。

    南宮夜冥也是一愣,沒想到夕兒會進來,看樣子是聽到了,還當真了呢……這小丫頭怕是替音兒委屈呢。

    夕兒盯著看了他一會,最終什么都沒有說,只是眼淚流的越來越兇,轉身跑了出去。

    她不過是公主的婢女,沒有權利,更沒有立場去要求他做任何事,男人果然沒有一個好東西,全部見一個愛一個。

    這不有了新歡,便忘了公主了,他們不找,那她自己去找,天涯海角,粉身碎骨,她也勢必要找到公主。

    冷月見夕兒跑了出去,心立刻就揪了起來,急忙追了出去。
极速赛车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