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白虎與天道

作者:文人默客
    流光四溢,無盡星辰宛如畫壁樣朝他們身后飛速而去,他們仿佛置身到了彩色的銀河,目光所到之處唯有驚艷與浩瀚。

    小狐并沒有什么不適傳來,她好奇的伸出右手碰到四周的彩色光壁,隨后她便看到了那些彩色流光之有七彩熒光猶如螢火蟲在她手上來回環繞。

    不僅如此,她的身體此刻也有無數的彩色光芒來回環繞,這刻的小狐更美,美到驚艷,美到連陸揚風幾乎窒息。

    好在這個時間并不長,他們在這流光的帶領下緩緩落下,股刺鼻的洪荒氣息穿透時空撲面而來。

    陸揚風和小狐看到天空之上頭十萬丈的白虎展開了雪白色的翅膀。

    翅膀展開遮空蔽日照亮了整個黑暗星空,翅膀之上,頭頭體型碩大的白虎目光熾熱,他們看著黑暗深空充滿無窮無盡的滔天戰意。

    在這頭十萬丈的巨虎兩側,分別還有兩頭萬丈巨虎同樣是氣勢凌天的盯著深空。

    五頭巨虎載著密密麻麻數之不盡的白虎大軍直奔黑暗星空而起,這刻他們氣蓋山河,他們操控星辰、腳踏寰宇誓要踏破頭頂上的無盡黑暗。

    十萬丈的驚呼發出了聲氣沖銀河的咆哮,恐怖的沖擊波將身前星空隕石擊碎。

    不僅如此,音波沖擊似打開了某種未知的古老大門,黑暗深空‘呲啦’聲碎裂,然后陸揚風便看到了直眼睛。

    只比這頭十萬丈巨虎還要龐大的眼睛在大門后面緩緩睜開。

    至強的天道威壓如末日般降臨,盡管他們并不是這場戰斗的參與者,盡管陸揚風知道這很可能只是段古老的留影,可他依舊感覺到了震撼,這種讓人熱血沸騰的感覺他已經很久沒出現過了。

    陸揚風覺得在這只眼睛的主人之下,他連還手的余力都做不到,這是種可怕的感覺。

    他無敵了幾千年,數千年找不到任何對手,現在卻出現這樣尊可怕的人物,對陸揚風心靈的沖擊是何其之大。

    “我昊日虎今日攜全族來滅殺你鴻鈞老兒,受死吧。”

    盡管這只眼睛蘊含著毀滅般的無窮威能,但十萬丈的昊日虎依舊無所畏懼,這幕他似早已預料。

    千萬虎族各顯神通直奔那扇大門背后而去,但就在這個時候,道聲音自四周的無盡深空而來。

    “昊日虎,敢觸犯天道,你在找死!”威儀的聲音震顫天地穿透靈魂而來。

    “天道?你是狗屁的天道,殺了你,我就是天道!”昊日虎聲嘶吼,整個虎族幾乎同時行動。

    他們爆發出了所有力量匯聚成了道比星辰還要龐大的光芒,在昊日虎的操控下,光芒如箭般朝那只眼睛疾射而去。

    只聽轟的聲爆響,接著便是撕裂般的慘叫聲傳來,鮮紅的血液自那道門戶后面飚射而出。

    “哈哈哈,看到了嗎,這就是天道,天道也會受傷,他……”

    話沒說完便已戛然而止,陸揚風和小狐便看到只遮空蔽日的大手從天而降。

    它來的毫無征兆,卻帶著死亡般的氣息鎮壓而來,十萬丈的昊日虎在這手掌之下竟變得渺小猶如螻蟻。

    “怎么會,怎么會……”

    昊日虎想帶著全族逃走離開,但他們卻發現根本無法逃出這只恐怖的手掌,無窮無盡的白虎被鎮壓而下,他們肉軀崩碎,靈魂卻存活了下來。

    “這不可能的,絕不可能,你還在沉睡,你為什么會提前蘇醒。”

    昊日虎渾身顫抖著,他難以置信的看著那只大手,看著那被他們破壞的虛空背后,鮮紅色的血液也不過是迷惑的假象罷了。

    “為什么?因為有人提前告訴了我你謀劃的切,你說為什么?”天道的聲音傳來,飄忽不定忽遠忽近。

    “什么,誰?誰告訴的你?”昊日虎驚吼道。

    “是我!”道聲音傳來。

    然后陸揚風便看到頭千丈白虎走了出來,陸揚風頓感驚異,正在外面和黑虎戰斗的那頭白虎豈不是和這頭模樣?

    雖然白虎的樣子都差不多,但仔細觀察依舊是能看出區別的,但這頭白虎和外面那頭除了提醒大小的區別外,根本沒有其它任何的不同。

    “是你?你為什么這么做?你為什么要出賣養育你的白虎族?”昊日虎不甘的聲怒吼。

    “不為什么,只因我們不是天道的對手,而且……”白虎尊頓了頓,他目光熾熱的看著腳下,“而且,我也想知道成為萬獸之王是什么樣的感覺。”

    “你……”

    昊日虎還想說什么,但那天道手掌猛的握,所有虎族的靈魂如星辰般墜落,他們墜落到黑暗深處被徹底鎮壓。

    他們被困在那里永世不得超生,這就是天道之力,滅殺天地絕頂大能不過彈指間的事情。

    天地為之悲泣,萬物為之凋謝,四方天地下起了場血雨,場萬物生靈共為之悲憤的熱血唱歌灑滿長空。

    除卻些老弱病殘的白虎,整個白虎族幾乎被徹底滅族,種族的消亡讓這寰宇為之動容,無盡神獸的隕落讓億萬星辰為之顫動。

    大手緩緩退了回去,天道之眼漸漸閉合,萬籟寂靜的無盡虛空唯有虎傲立天地。

    白虎尊,他狂笑、他瘋癲、他怒吼,他周身光華綻放宛如神祗降臨在這大千世界,無盡的威壓從他身上爆發出來,猶如刺眼的恒星璀璨而奪目。

    畫面到此終于戛然而止,四周的畫面如煙霧般悄然而散,他們依舊佇立在黑暗的深空之,只不過四周已沒有了七彩流光。

    只有冰冷的枯寂似要將他們徹底吞噬其。

    不過陸揚風早已習慣了這幕,他氣海內的空間和現在四周的環境也并無太大的區別。

    小狐可不能像他樣這般冷靜,每當有危險降臨或感到極度不安的時候,她都只有靠近陸揚風身邊,只有這樣她才能得到足夠的安全感。

    在他們正前方的黑暗之,雙眸子猶如兩顆星辰爆發出了燦爛的光芒,小狐發出聲驚呼立刻躲在了陸揚風身后。

    “歷經了多少萬年,總算又讓我見到了個活物進來了。”聲音傳來,和他們剛剛聽到的昊日虎如出轍。

    “你就是……昊日虎?”陸揚風試探性的問道。

    “舊名不提也罷,能來此地,說明你也是為了我的傳承和肉身而來,只是你個人類……”

    昊日虎的說沒說完陸揚風便已將其打斷,“不不,你弄錯了,我不是來要你的傳承和肉身的,我純粹只是……只是好奇。”

    陸揚風實話實說,他對這個傳承的確是半點興趣沒有。

    “不是為了傳承嗎!”昊日虎低語喃喃不知在想些什么。

    “如果你非要找個傳承者,我倒是有個人選,只是他沒跟我來,我倒是可以幫你把傳承帶給他。”陸揚風說道。

    陸揚風指的當然是白虎部落的小白虎了,如果真有什么機緣,陸揚風覺得他定是第首選的繼承人。

    “你將這傳承用在誰身上已經不是我這殘軀之靈所能決定的了,但你想要拿到傳承和肉身,就必要替我做兩件事。”威儀的聲音傳來,這個聲音充滿了萬古的悲憤,充滿了讓人心酸的憤怒,這種憤怒已經被昊日虎壓抑了無數萬年。

    白虎族的事情陸揚風懶得插手,不過如果能給小白虎帶去個什么有用的東西倒也不錯。

    而且陸揚風自己也想從這個昊日虎口知道些東西,所以他說道,“好,你說說你要我做什么事?”

    “替我毀了這白虎圣地。”昊日虎的聲音傳來。

    “毀了白虎圣地?”陸揚風驚疑道。

    “不錯,白虎圣地不過是鴻鈞老兒專門用來折磨我們這些白虎之魂的,只要圣地存在,我們就永不得超生。”昊日虎說道。

    “可……毀掉圣地的話,圣地內還活著的那些白虎……”

    “這你不用擔心,你照我說的去做就能把他們重新送到自己的時代,之后你再動手不遲。”

    陸揚風點了點頭,樂于助人向是他自認為還算個不錯的品質,能幫這些白虎之魂解脫,何樂而不為。

    “第二件事呢?”

    “第二件事,幫我殺了白日虎!”

    陸揚風聽到這幾個字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出來,其透出了種常人聽后會毛骨悚然的語氣,那種深入骨髓的恨估計只有昊日虎自己才能真正體會吧。

    “是那個提前把你們的行動告訴那什么天道,然后想自己當萬獸之王的那個吧。”陸揚風說。

    “不錯,就是他,他毀了我,毀了整個白虎族,他不死,萬物不容!”昊日虎那充滿滔天的恨意再度傳來。

    “要殺他估計有些難度啊,他拿到了先天靈寶昆侖鏡,我沒把握能破壞先天靈寶。”陸揚風說道。

    自從他感受到趙夢靈的靈魂支撐著整個遠古時代的空間和現在空間重疊的威能之后,他就有些懷疑自己的能力了。

    而且剛剛在外面他感受到了白虎尊和黑虎尊之間的戰斗,那種氣息連他都感到了陣膽寒。

    這還是白虎尊在沒有使用昆侖鏡的前提下,旦用上昆侖鏡,陸揚風怕自己沒有把握擊殺,即使有那種力量,他也有足夠的手段逃跑,就像狂魔神那樣。

    “我當然知道你沒有能力殺他,但我會幫你。”

    “哦?”

    “操控我那具溫養了數萬年的虎魄殘軀,你就能殺他。”

    “虎魄殘軀在哪里?”

    “跟我來。”

    雙虎眼爆射出了道光芒,這道光芒朝前緩緩移動,陸揚風便跟著這道光芒朝前緩緩走了過去。喜歡史上最強煉氣士請大家收藏:(om)史上最強煉氣士娃更新速度最快。
极速赛车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