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林文學 >> 未知分類 >> 第120章 豐厚戰利品(書號:217220

第120章 豐厚戰利品

作者:畫煙
    張小凡趁著自己的狂化還沒消失,轉而殺向三當家。

    正在與楊縣令撕殺的三當家,眼角余光瞥見張小凡兩刀將胡匪斬殺,他被嚇得魂飛天外。胡匪的實力,尤在他之上。

    居然被那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青年給斬殺了,實在太過嚇人。

    三當家不敢再戰下去,正準備逃跑。

    豈料張小凡追殺毒書生無果,直接就像頭狂牛,奔著他來了。

    “啊……”三當家縱然年紀大把,經歷過無數風浪。此刻也是不住嚇得臉色大變,膽喪魂驚。

    那個小煞星過來了,怎么辦?趕緊逃。

    三當家換了個方向逃跑。

    “賊子,哪里逃?”楊縣令與三當家撕殺這么久,此刻見得張小凡無比神勇,殺了那尊胡匪,他也是心頭大喜。

    今日打定主意,定要為民除害,鏟除黑風寨這顆毒瘤。

    楊縣令舞動長槍,死死纏住敵人。

    三當家心里那個急啊,當真是又驚又怒又害怕。

    那個小煞星馬上就要殺到,他可不想死啊。

    奈何楊縣令的攻勢實在太猛,纏人的功夫天下第。長槍的招式,本就是攔纏砸打,樣樣皆通。

    “死!”

    張小凡終于殺到。

    他現在儼然成為了整個戰場的核心人物,甚至就連楊縣令的影響力都不如他。

    強者放到戰場上,很容易成為己方所有戰士心目的精神支柱。成為敵方戰士心的噩夢。

    “完了完了!”三當家臉色變,不顧切的夾尾逃竄。

    如果他不這么慌亂、恐懼,或許還能與張小凡撕殺。此刻,完全放棄抵抗,只顧著逃跑,豈不知,這樣死得更快。

    砰!

    張小凡的霸皇刀挾裹無敵之威,狠狠斬擊在他的背部。

    三當家身上同樣穿著盔甲,這刀沒能傷到他。只是令他身體失衡,向前撲倒。

    跟隨其后的張小凡,福至心靈的施展出這些天往返縣城時,練習的步法。身形猛地向前沖,霸皇刀朝對方的脖子削。

    “啊喲……”

    三當家的脖子被削掉大半,腦袋直接掛到了胸前,顯然是活不成了。

    至此,兩大匪首,全部被張小凡斬殺。

    他立下了不世巨功,升官那是肯定的。

    “敵酋已死,投降者從輕發落!”張小凡提著三當家的頭顱威喝。

    群匪盡皆膽寒,沒人敢與張小凡這尊殺神再戰。

    就在這時,左縣尉出現了,帶著群城衛兵,提聲大喝道“縣尉營的所有人聽著,剿滅群匪,個不留。”他這聲令下,土匪竟然開始自相殘殺。

    這是怎么回事呢?

    因為土匪里面有部分人是縣尉營的城衛兵假扮。眼下,群匪落敗,這些人自然是按照左縣尉先前的授意,開始殺人滅口。

    至于他們,到時候趁著天黑,隨便躲到哪個角落。

    把身上的匪徒脫,黑色蒙面巾摘,立刻就可以化身為城衛兵。

    “小凡,你立刻搜取屬于你的戰利品!”楊縣令見得左縣尉這個時候帶兵竄出來撿便宜,摘桃子,立刻提醒張小凡搜尸體上的戰利品。

    “好!”

    張小凡沒有矯情,立刻蹲下身開始搜三當家身上的金銀財寶、裝備。

    件不留。

    絕不可能把它們留著給左縣尉。

    金票搜出來大撂,還有著柄不錯的綠色長弓,對護腕。武器是柄尖叉刀,屬于大刀。張小凡用不著,拿去犒賞手下非常不錯。

    這些個土匪可真是富得流油。

    那疊金票,具體有多少沒數。因為時間緊迫,只能回去再清點。不過就算是最低面額的金票,也是百枚金幣張。

    這么厚的疊,比之二當家身上搜出來的還要更多。

    反倒是金幣、銀幣,只搜了十幾枚。估計是嫌帶在身上礙事,所以才沒有帶多少現銀。

    “咦,這只盒子里面裝的是什么?”

    張小凡意外搜出只精美玉盒,看這款式、材質,就知道里面裝的東西十分珍貴。因為這只玉盒乃是用雞血玉雕刻而成,艷紅如血。

    眼下不是查看的時候,張小凡股腦的塞入懷。

    他又跑去搜那名胡匪身上的戰利品。

    特別是胡匪身上的那件內甲,絕對是件寶物。

    胡匪身上張金票都沒有,僅有七枚金幣,十幾枚銀幣。窮得叮當響。

    不過從他的尸體上搜出枚軍小印,這是隊正印信。胡人的軍兵,在他們國家地位極高。他們使用的不是腰牌,而是象征尊貴與權力的官印。

    在這點上,必須吐嘈下胡人,根本沒什么化底蘊。

    剽竊大農國的些化傳承,卻又學不精,只能學個似是而非。

    比如官印,代表的權力與威嚴,非為官者不可得。

    在大農國,至少也要正九品以上官員,才能擁有官印。而且官印的大小、樣式、圖案、材質,都有著嚴格要求。想要獲得,也有著套極為嚴格的繁瑣程序。

    只有這樣,才能保證權力不泛濫,能夠隨時接受嚴格監管。

    稀而珍,少而貴。

    官印也正是因為珍貴、稀少,獲取它的過程嚴格、神圣,所以才能更顯威重。

    但是在胡國,只要是個兵,就能擁有枚官印。

    可想而知,官印在胡國泛濫成災。

    它的威嚴與神圣,自然也就大打折扣。

    張小凡把這枚小印收了起來,繼續搜尸。意外的搜出兩本源武技秘籍。本是閉月刀法。正是胡匪施展的那套刀法,威力驚人。

    不過這套刀法,張小凡倒是覺得更適合女子修煉。

    拿回家,給自家夫人修煉,非常不錯。

    那兩把彎刀,也并帶回家給她。

    另本源武技秘籍是甲盾術。按照上面的說法,只有修煉土源力的修煉者,方可修煉。

    “太好了,我正想著學習門土源力的防御武技,沒想到冥冥自有天意。這就給我送來了本。”張小凡欣喜若狂的把兩本秘籍全部收入懷。

    今日之戰,雖然兇險,但是收獲之大,足以讓他從天亮笑到天黑。

    那件內甲也被他剝了下來,拿在手。

    頗有份量,至少有二十斤重。

    般來說,內甲較輕,最多也就三四斤重。像這么沉重的內甲,極為罕見。

    不過它的防御力,也是張小凡生平僅見。

    自己用霸皇刀,全力刀斬劈在上面,居然無法斬破它。足見它的防御力之強悍。

    內甲與盔甲不同,它的防護范圍般只局限于上身。甚至就連雙臂都不在保護范圍內。

    它主要保護胸腹、背部這些身體軀干的要害部位。

    張小凡前陣子,身體重達千斤,他尚能活動自如。現在已經把體重減到了六百斤左右,區區件二十斤的內甲,對于他來說,根本不算什么。

    相信只要給他多點時間,體重還能再減下去。

    搜刮完兩名匪首身上的裝備,張小凡感到陣虛弱襲來,他知道,狂化效果消失了。

    身體進入虛弱期。

    此時,只要有敵人攻擊他,那可是非常危險。

    陳虎等人并不在身邊,受傷的吳小毛已經被人抬回縣衙內救治。

    想到吳小毛的是毒鏢,張小凡不由感到擔憂。

    他當即拿著戰利品,準備回到縣衙內。

    “張先鋒,手上拿的寶物,都是從土匪身上搜來的吧?剛才本縣尉可是看到你還塞了不少好東西藏到衣服內。你可能剛到縣衙門當差,所以對有些規矩不太清楚。按法制,這些東西都是要上交的。不過到時候肯定會給你些獎勵。”

    左縣尉帶著幾個人走了過來。

    這個狗賊,放著堂堂縣尉不當,非要與土匪串通氣。

    現在更是眼熱張小凡拿命拼來的戰利品。

    張小凡心頭大怒,要不是眼下陷入虛弱期,他恨不得刀斬了姓左的這個老王蛋。

    “左縣尉真看清楚了?”張小凡的語氣透著絲邪氣。

    “自然看得清楚!”左縣尉揚著脖子,副正氣凜然的模樣。

    “那你可看清了我這刀上的血,是怎么來的?有沒有發現,上面染的血都快干了,再欽幾個敵人的血,想必此刀會更艷麗。”

    張小凡此言出,左縣尉身后的幾個心腹,立刻按刀暴退。

    剛才,張小凡橫掃方,斬殺匪首的英勇之姿,他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惹毛了這個小煞星,送你刀,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俗話說得好,將熊熊個,兵熊熊窩。

    左縣尉不是什么好鳥,貪生怕死。他手下的兵,又怎么可能不怕死呢?

    張小凡邪邪的眼神掃,嚇得他們魂飛魄散,個個雙腿直打顫。

    別說搶張小凡手里的戰利品,連靠近張小凡五米以內,他們都沒那個膽子。

    “左縣尉上次在城外帶人追殺我,把我當土匪圍剿,都說因果報應,絲毫不爽……”張小凡右手按住刀柄,語氣越發森寒。

    “咳……上次是個誤會!本縣尉還得帶人追殺剩下的土匪,告辭!”

    左縣尉的實力撐死了也就黑風豹那個水平。

    他哪敢與現在的張小凡叫板呀?

    當即灰溜溜的逃掉了。至于張小凡手里的戰利品,固然誘人,但是也要有命在,才能用它們。

    “群垃圾!”

    張小凡恨恨的罵道。

    左縣尉聽得面皮發青,卻又不敢發作,愣是在手下面前裝了回聾子。喜歡異界種植大師請大家收藏:(om)異界種植大師娃更新速度最快。
极速赛车全天计划